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旧版查询 高级搜索
关注:
当前位置: 文化 -> 法官文学

我眼中的人民法庭

  发布时间:2019-09-12 15:55:24


  第一次目睹人民法庭还是上初中的时候。在一次学校五千米的冬季长跑比赛上,获得第二名的我与获得第一名的高年级校友肖同学认识了,后来慢慢熟悉了,他说他父亲是退伍军人,是乡里法庭的庭长。一天下午,他带着我去了法庭。法庭距离学校不远,从学校大门径直往南走大约200米,再往右一拐不到50米,路南便是。

  从前,我来来回回不知多少次从这里经过,但从没注意过,这一次才真正留意了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衙门”。矮小的门楼两侧是斑驳的红色砖墙,如果不是那块白底黑字的木牌上写着“人民法庭”,真的看不出法庭的独特气质和底蕴。

  这时,一位身穿绿军装的瘦高个中年人推着自行车走了出来,他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寒暄之后,知道这便是肖同学的父亲。在肖同学的带领下,我第一次走进了这座20世纪80年代的人民法庭。在大约四十平方米的法庭里,摆着几排木质长条椅,台上摆放的是审判台和原告、被告的席位,审判台上方的墙上悬挂着一枚国徽。面对这枚国徽,少年时的我内心霎时生出一种庄重和敬畏之感。这看似简易的法庭,因为昭示着国家的力量,不得不使人油然升腾起一种肃穆和敬仰。

  后来我们上了高中,再来这里,肖同学的父亲已经脱下旧军装,换上了崭新的藏蓝色制服。他推着自行车匆匆出门,头顶一大盖帽,肩上有红色肩章,在门口与人民法庭白底黑字的门牌框成了一张基层人民法庭特有的时代图画。这形象在夕阳映照下变得那样耀眼,令人久久无法忘记。

  几年之后,我怀着中学时的梦想,历经高考的煎熬和院校的苦读,掌握法律基础知识和基本理论后,被分配到廊坊市法院的一个市区人民法庭。这个法庭与派出所同院办公,一个能出入汽车的大门口,东边挂着派出所的牌子,西边挂着人民法庭的牌子。法庭里有五六个人,大家都很忙碌,每天总是一上班见个面碰个头,便各自两两一对,骑自行车出门办案子去了,除非是开庭审理比较复杂的案子,否则很难一天再见上一面。

  后来,我所在的法院开始筹建新的审判楼,过渡期间,我们临时租用了大官庄一个大车店办公。刑事审判庭当时搬到市看守所单独办公,开庭只能借用就近的基层法庭,法庭只能容下一二十人旁听。大车店是破败的,如果没有警车经常出入,没有穿着法官服的法官来来往往,怎么看也不像一个法院机关所在地。

  新建的法院于20世纪90年代初落成,办公楼主体五层,长方形的大审判庭居院落正中,成U字形面南临街,可以容纳二百多人旁听,而且经常座无虚席。那时候,过路的人只要有时间,就可以经门口法警同意进来旁听,有的旁听者就像听评书一样,觉得案情有意思,就坐下来津津有味地听上一会儿。集中宣判也很热闹,最多时能同时宣判二十多名被告人,全副武装的法警押着萎靡不振的被告人。这场景在人民法庭内营造了良好的法律威慑气势,也让旁听的群众目睹了人民法庭维护社会稳定和百姓安宁的重任。

  数年的时光,那份对人民法庭神圣的敬意,随日月轮转而日益浓郁。后来我调到廊坊中院,报到的第一天,我便被这里的气氛感染了。机关里相对基层安静了许多,偶尔见到的是工作人员匆忙的脚步和忙碌进出的身影。中院大型审判法庭能容纳数百人,座椅横纵成排成列,座位依次高起,前席审判台高筑,制式的法桌、法椅依规范严格布局,高悬的法徽熠熠闪光。

  2004年,中院准备筹建审判大楼,除了要求庄严肃穆外,还要求成为市级标志性建筑。我跟随考察组到省内石家庄、邢台以及省外青岛、哈尔滨等地,参观学习了当地法院建设。这些经历,使我对法院文化建设和法庭建设有了全新的理解,对其内涵有了更丰富的把握。

  人民法庭的形象随着时代进步越来越规范,与法庭、法院硬件建设相匹配的法官队伍,无论是政治品行、职业操守、素质能力,各方面都有了显著的提高。人民法庭建设的历程像一面镜子,透视了人民审判事业的过去和现实,也折射了人民司法事业的不断发展、壮大和飞跃。

  (作者单位: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LOLs9竞猜